区块链技术

发布时间:2018-07-31 内容来源:未知

《易经·系辞》有言,“形而上者谓之道;形而下者谓之器”。对于区块链的价值认知,总体上可分为“道”和“器”两个层面:道,是信仰层面,可以归为意识之流;器,是中微观层面,可谓技术应用。

一、从“道”的层面认知区块链价值,需要宽广的历史视野

中世纪的欧洲,封建制是主流,城市是作为“法外之地”游离于封建领主之外的边缘地带,一开始不起眼的“城市”逐渐成为商人、手工业者、流浪者的乐园,资本主义得以萌芽。最终,城市在不可逆的历史潮流中发展壮大,商业文明开始成为历史的主流。在我国,自古以来,所谓“士农工商”,商排末尾,地位低下。在太史公的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里记载,“夫用贫求富,农不如工,工不如商,刺绣文不如倚市门,此言末业,贫者之资也”。其中之意认为,虽然商业能致富,却是末业,是贫穷者赖以生存的手段。当时对于商人的鄙夷之情溢于言表,与现今时下大力推崇的企业家及企业家精神有天壤之别。

这其实也是一种的唯物史观。任何时代、任何概念,都处在动态的变化、革新中。目前来看,区块链起于草根、荒野,还未登大雅之堂,但是创新口子正在渐渐撕开,时代潮流,或快或慢,总是向前推进。

区块链价值具有革命性的历史意义。从本质上看,当前某些权力机构,制度框架,几乎所有的交易场所、中介机构,都是某种中心化的产物,都是基于“委托信任”的方式存在。那么,当区块链“去中心化”、自建“共识生态”而重构互联网时,当今既成格局和利益归属将大为改变。随着区块链技术在多个领域的应用落地,势必会在多领域重新进行资源配置,这种调整和冲击将不可逆转。

二、从与产业结合的角度,理性认识其真实价值

前段时间“区块链概念股”很火,中外科技公司纷纷“拥抱”区块链,许多传统互联网公司也入局区块链。资本市场一般出于主观偏好都会对新科技给予比较高的溢价,比如互联网技术刚出现的时候,只要抛个概念就会带来市场机会。但所有新技术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有一个“经典资产泡沫价格曲线”,即一开始涨到最高点,然后遇到泡沫掉下来,之后再慢慢复苏。而在这样的曲线过程中,新技术慢慢接近其真实的价值。

区块链备受资本市场关注,有理性因素,也有非理性因素。理性因素在于:区块链技术的成熟程度进一步增加了,和产业的结合更紧密了。与前几年区块链技术主要应用于加密数字代币不同,这轮区块链概念股显示,区块链技术的应用集中在数字版权交易、供应链管理、供应链溯源等与实体经济结合紧密的领域。非理性因素在于,很大一部分人还是关注数字加密代币的应用及其投机行为。应该看到,区块链的应用场景要远远多于在发行代币,未来随着和产业的结合,以及在推动实体经济中发挥作用,区块链的技术价值会越来越多地释放出来。

区块链技术作为一种技术创新,衡量其现实价值的一条重要标准在于:是否有实际应用场景,是否能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。任何脱离了实体经济的技术创新都没有任何意义。比如,如果区块链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不为实体经济服务,只是进一步深化金融空转,那这样一个技术就无任何意义。只有能够切实服务于现代化经济体系产业新生态的区块链技术,才能体现出更高的市场价值。